超1200亿市值蒸发,81岁漯河首富还要向天再借500年?

阅读: 作者:admin   发表于 2021-07-21 13:37

  

文丨林雨秀  编辑丨百进  

来源丨正经社(ID:zhengjingshe)

父亲节前被罢免的52岁“太子”万洪建,终于按捺不住发了朋友圈,并接受了媒体的采访。

原来,这个令无数寒门子弟艳羡不已的豪门“太子”,“其实一直在小心翼翼地夹着尾巴做人”。

“我个人压力也是很大的,也知道从中国人传统观念来讲,不能这么做。但我还要面对我的家庭、孩子,希望把这些事情有一个公开保存的记录,还原事实真相。”《正经社》注意到,根据万洪建的表述,以及相关公开资料,他跟强人万隆之间关系演化的梗概是:

一方面,相比于千千万万父亲平凡普通的儿子而言,1969年出生的万洪建,作为万隆的长子,他在父亲的金钥匙下,算得上幸运儿。在父亲的羽翼之下,他也得到了较为全面的历练。

1940年9月出生于河南漯河一户贫困人家的万隆,被漯河人美谈为“头发很少,头皮很硬”的中国肉类工业教父。一手打造的双汇系,拥有万洲国际和双汇发展(000895,股吧)两大上市公司,尽管先后遭受过“瘦肉精”、非洲猪瘟、新冠疫情等重大危机事件,但仍然是全球最大的猪肉食品企业,拥有包括生猪养殖、生鲜猪肉、猪肉制品、分销与销售在内的完整猪肉产业链。

1990年初,万洪建从熟食车间的一线工人入行,后逐步转岗到销售部门,并历经双汇集团销售部北京办事处销售主任、双汇集团外贸处副处长、双汇母公司罗特克斯副总经理、国际贸易部总监、万洲国际副总裁(负责国际贸易)等重要岗位的一步步拾级而上的磨练。

28年后的2018年3月和8月,万洪建获得了职业生涯的再次跨越,先后被拔擢为万洲国际执行董事、董事会副主席。

彼时,父亲万隆已是人生七十古来稀的78岁高龄,外界也普遍把2018年视为其加速双汇帝国接班人传递的关键一年。

另一方面,跟历史上无数的宫廷皇族一样,在强势的万隆面前,已经在“太子”的岗位上熬到了52岁高龄的万洪建,似乎又是不幸的。

父子之间的“积怨”,早在8年前就埋下了:对于公司的战略选择,父亲是美式产品,儿子是中式产品,南辕北辙,貌似无法调和。

2013年,万隆收购了美国史密斯菲尔德公司。收购完成后,为了使美国公司和双汇业务更加紧密,万隆斥资超过8亿元在郑州建了一个美式工厂,主要生产三类产品:火腿、香肠和培根。但由于工厂生产成本太高,而且这类产品在中国市场未被广泛接受,每年都有1-2亿元的亏损。

“既然已被市场证实不是正确的方向,可以抛开不理。”

“把这个新行业(中式产品)当作新生婴儿去培育,不要在这个婴儿身上压上成年人一样的重担。”

2019年11月20日,在万洲-双汇视频会议上,万洪建在发言中表达了自己的这个观点。

万洪建PPT部分截图  来源:新京报

“为什么胆敢在视频会上讲这样的话?”这遭到了万隆的训斥,还被骂为虚伪,大逆不道。“关于新生婴儿说法,被视作指责他不关心新生事物、不关心新产品、不关心新市场,所以也惹怒了他”。

万洪建自称在工作中并没有什么出错的地方,但从2020年年中就已经被边缘化:11月会议后,在公司的业务操作权更是被剥夺,基本上来讲,“是水火不相容,看见我基本就是不搭理了”。

2021年6月3日上午10时左右,万洪建走进了万隆的办公室。

“在已被罢免万洲国际副主席的情况下,我走进万隆的办公室”,万洪建说,“我告诉他的第一件事情是,自己计划去内地与美国一段时间,将会较长时间离开香港。第二件事情是,最近你要提CEO,我想先私下与你交流,谈谈我的看法。”

对于第一件事,万隆的回复是“你随意吧”。对于第二件事,万隆则回复道:你听谁讲我要提CEO,我没有跟任何人讲过,谁告诉你的?

万洪建称,自己主要想交流CEO人选问题。但是当万隆秘书让自己出去时,“我完全崩溃。我大声狂呼‘滚!’,以拳头砸向靠墙的房门,用头撞击玻璃墙柜,以此宣泄心中愤懑”。

随后,81岁漯河首富叫来了保镖等人,将嫡长子万洪建摁倒在地,并要求对其满头血迹等情况进行拍照取证。

接下来,就是6月17日晚间,让人们感到惊诧莫名的版本了。

当晚,万洪建的执行董事、董事会副主席、公司环境、社会及管治委员会及公司食品安全委员会成员以及集团副总裁等职位,被万洲国际以公告天下的方式悉数免除。

“由于万洪建近期对公司的财物作出不当的攻击行为,使公司认为他无法履行其作为董事的才能、审慎及勤勉行事的职责。”公告中,如此措辞严厉但却语焉不详的解释,自然引发猜疑无数。

“(我们)也是刚刚知道这个消息。”面对汹涌而来的问询,双汇系内部人士只好打起了“信批”们惯用的太极,“一切以公告为准。”

不少河南政商界人士,也感到一头雾水。

云遮雾罩中,坊间比较多的猜测,是这个庞大的双汇系帝国内部,发生了外界难以想象的权力争斗。

长期以来,尽管外界猜测不断,但在双汇系内部,“接班人”一直是高度禁忌的话题。连一些离职的高管,也在公开场合讳莫如深,闭口不谈。

已经在“太子”岗位上熬到了52岁高龄的万洪建,父亲亲手打造的这个帝国的权杖,一度唾手可得,却在转瞬之间变得遥不可及。

“废诏”说来就来,没有丝毫情面。哪怕是舐犊情深的父子之间,也得“大义凛然”。

父亲万隆,这个时代的枭雄,虽然已届耄耋之年的81岁,却大有向天再借500年的气势,依然精力旺盛地奔走在双汇帝国的上上下下,并在大量事务上亲力亲为。就在前不久,还出席了业绩沟通会、主导了股份回购计划、跟前美国财长亨利·保尔森进行了会谈、收购了中欧肉制品生产商Mecom集团,等等。

《正经社》梳理获悉,有业内观察人士认为,万隆生性多疑,对长子万洪建的不满可能由来已久。近些年来,在董事选举会上,万隆的得票率从99%一路下滑,已经到了远远低于儿子万洪建以及另外两名董事的地步。当然,这是否是万洪建遭到罢免的深层原因之一,外界尚无法证实。

也有消息称,双汇系一贯纪律严明,一个刚刚还气宇轩昂参加会议的高管,一旦犯了错误,很可能下一刻就被贬低到了普通员工岗位。

公开资料显示,2018年8月,万洪建被拔擢的同时,其弟弟万宏伟也进入了核心决策层。1973年出生的万宏伟,是香港居民,多数时间都在香港,目前担任万洲国际董事长助理并兼任双汇发展副董事长。同时,万隆的孙子万子豪,目前担任漯河双汇进出口贸易公司总经理。

但万洪建对“权斗说”进行了否认。7月16日,接受新京报记者采访时,万洪建强调:

“既然我是副董事长,这种事实如果不讲出来,就像皇帝的新装一样,真的问心有愧,但这也真的触动了老爷子。

我跟我爸没有权力斗争,跟着他工作三十多年了。

我其实一直在小心翼翼夹着尾巴做人,如果要跟他权力斗争的话,我从10年前就应该开始,一是培养自己的人,二是蓄意奉承他,我了解他,肯定能让他很高兴。

我拿什么和他进行权力斗争呢?我没有任何资本、力量、可以借用的第三方势力,来跟他进行斗争。我没有在公司里提拔过一个人,也没有权力去决定任何人的工资待遇,这里面根本不会有什么权力斗争,不是一个级别的,不是一个档次的。

……从去年年初到今年年中,我三次提出离职,希望和弟弟的职务换一下,我去漯河做产品研发和新产品推广。我的第一份工作就是销售人员出身,我很喜欢在市场里面工作,做营销以及新产品开发,而且这个事情比较单纯。但他(万隆)始终不同意。”

《正经社》注意到,猪肉价格下跌带来的行业危机,高层动荡爆发的内部治理缺陷,均在一定程度上挑战着双汇系的根基。公司资料显示,目前,双汇系的海内外业绩正双双承压。2020年,万洲国际的营收为255.89亿美元,同比增长6.2%;经营利润为9.73亿美元,同比下滑29.4%。2021年一季度,万洲国际的营收为66.1亿美元,同比增长5.2%;经营利润为2.93亿美元,同比下滑17%。

资本市场上,双汇发展的股价在2020年8月触及63.33元/股(前复权,下同)历史新高后,一路跌跌不休。2021年6月3日后,下跌速度明显加快。以7月16日的收盘价29.88元/股计算,跌幅高达53%,蒸发市值高达1159亿元。

万州国际方面,6月3日以来,已从7.54港元/股跌至6.58港元/股,跌幅高达13%。

“万隆先生曾经一手缔造了这家企业,但他多年固有的一成不变的思维与行为方式却又成为了企业发展的最大障碍。”对于双汇系的未来,万洪建说道,从上世纪九十年代开始,这家公司成为中国的快消品龙头企业,曾经引领了时代的发展,今天已经快沦为一家边缘化、二流的企业。【《正经社》出品】

责编|唐卫平·编辑|杜海·校对|然然

声明:文中观点仅供参考,勿作投资建议。投资有风险,入市需谨慎

本文首发于微信公众号:正经社。文章内容属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和讯网立场。投资者据此操作,风险请自担。


Powered by 重庆定时器信息网 @2018 RSS地图 HTML地图

Copyright 站群 © 2013-2021 版权所有

导航

热点推荐

最新发布

友情链接